冷链物流交流

首页 > 冷链物流交流

肝癌一线治疗新选择!信达生物达伯舒®+达攸同®一线治疗晚期肝癌临床研究结果发表于《柳叶刀·肿瘤学》!
发布时间:[2021-6-22]     访问人数:[44]
--信达生物制药(Innovent Biologics)近日宣布,创新PD-1抑制剂达伯舒®(Tyvyt®,通用名:sintilimab,信迪利单抗注射液)联合抗VEGF人源化单抗达攸同®(bevacizumab,贝伐珠单抗注射液)用于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随机、对照、开放多中心II/III期关键临床研究(ORIENT-32)结果已刊登在国际知名期刊《柳叶刀·肿瘤学》上。文章标题为:Sintilimab plus a bevacizumab biosimilar (IBI305) versus sorafenib in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(ORIENT-32): a randomised, open-label, phase 2-3 study

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全球首个达到主要研究终点的PD-1抑制剂联合治疗用于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III期临床研究发布。在该研究中,信迪利单抗与贝伐珠单抗的联合治疗提供了全球最大规模的、乙肝相关肝癌患者接受免疫联合治疗和传统靶向治疗的对比数据,给全世界乙肝相关肝癌患者治疗带来新的希望。2021年1月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(NMPA)已经受理了达伯舒®(信迪利单抗注射液)联合达攸同®(贝伐珠单抗注射液)治疗一线肝癌患者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(sNDA)。

中国肝细胞癌(HCC)发病率较高,乙型肝炎病毒(HBV)感染为其主要致病因素。HCC患者预后较差,目前临床需求仍未得到满足。ORIENT-32(clinicaltrials.gov注册号NCT03794440)是一项随机、开放、多中心2/3期临床研究,旨在评估信迪利单抗(PD-1抑制剂)联合贝伐珠单抗(IBI305)对比索拉非尼(sorafenib)用于一线治疗不可切除HBV相关的HCC。全国共50家临床研究中心参加了这项研究。研究入组患者的主要标准为:年龄≥18岁,经组织学或细胞学诊断或临床确认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CC,且既往未接受过全身系统性治疗的HCC患者,基线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(ECOG)体能状态评分为0或1。

该研究分成2个部分,第1部分是2期单臂安全导入期,患者接受信迪利单抗(200 mg,每3周1次)联合贝伐珠单抗(15 mg/kg,每3周1次)静脉给药。第2部分是3期随机对照研究,符合条件的患者随机(2:1)接受信迪利单抗(200mg,每3周1次)联合IBI305(15mg/kg,每3周1次)静脉给药;或口服索拉非尼(400mg,每日两次),直至出现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。采用随机分组,并按大血管浸润和/或肝外转移(是vs否)、基线甲胎蛋白(AFP)水平(<400 vs≥400 ng/mL)和ECOG体能状态(0 vs 1)进行分层。3期的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(OS)和独立影像学审查委员会(IRRC)根据RECIST 1.1标准评估的、在意向性治疗(ITT)人群中的无进展生存期(PFS)。

研究结果:从2019年2月11日至2020年1月15日,本研究共入组595例患者,其中,2期共24例患者入组且接受治疗,3期共571例患者随机分配至信迪利单抗-贝伐珠单抗组(n=380)或索拉菲尼组(n=191)。在2期研究中22例(92%)发生与任一研究药物相关的不良事件,其中3-4级发生率为29%,与任一研究药物有关的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为6例(25%),未发生导致死亡的不良事件。根据2期部分的初步安全性和疗效数据,经安全性评估委员讨论后开始3期研究。
截至数据截止日期(2020年8月15日),信迪利单抗-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组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0.0个月(IQR 8.5-11.7),索拉非尼组为10.0个月(IQR 8.4-11.7);与索拉非尼组相比,IRRC评估的信迪利单抗-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组的PFS显著改善(中位值4.6个月[95%CI 4.1-5.7] vs.2.8个月[95%CI 2.7-3.2],分层HR 0.56[95%CI 0.46-0.70],p<0.0001)。在OS的首次期中分析中,与索拉非尼相比,信迪利单抗-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的OS也显著改善中位值未达[95%CI 未达–未达] vs 10.4个月[94%CI 8.5-未达],HR 0.57 [95%CI 0.43-0.75],p<0.0001)。研究中,最常见的3-4级治疗期间的不良事件为高血压(信迪利单抗-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组380例患者中55例[14%]vs索拉非尼组191例患者中11例[6%])和掌跖红肿疼痛综合征(无vs 22例[12%])。信迪利单抗-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组123例(32%)患者和索拉非尼组36例(19%)患者发生严重不良事件,两组与任一研究药物相关的导致死亡的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为6例(2%)和2例(1%)。

研究结论:信迪利单抗-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在一线治疗不可切除的HBV相关HCC中国患者中显示出显著的OS和PFS获益,具有可接受的安全性特征。这个联合用药方案为该类患者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疗选择。

 
肝癌是全世界范围内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,中国的肝癌患者占全球数量的一半左右,肝癌严重地威胁着我国人民的生命和健康。肝癌的病理类型主要是肝细胞癌(HCC),占85%-90%;还有少数为肝内胆管癌(ICC)和HCC-ICC混合型等。在我国,HCC主要由乙型肝炎病毒(HBV)和/或丙型肝炎病毒(HCV)感染引起。

达伯舒®(信迪利单抗注射液)是一种人类免疫球蛋白G4(IgG4)单克隆抗体,能特异性结合T细胞表面的PD-1分子,从而阻断导致肿瘤免疫耐受的 PD-1/程序性死亡受体配体1(PD-L1)通路,重新激活淋巴细胞的抗肿瘤活性,从而达到治疗肿瘤的目的。

达攸同®为贝伐珠单抗注射液生物类似药,又名重组抗VEGF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。VEGF是一种血管生成过程中重要的因子,在多数人类肿瘤内皮细胞中高表达。原研药贝伐珠单抗注射液(中文商品名:安维汀®)自上市以来,全球已获批其用于治疗包括非小细胞肺癌、转移性结直肠癌、胶质母细胞瘤、肾细胞癌、宫颈癌、卵巢癌、输卵管癌、腹膜癌等多个实体瘤,其显著的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已得到普遍认可。

 
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10月,罗氏抗PD-L1单抗Tecentriq(泰圣奇,通用名:atezolizumab,阿替利珠单抗)联合Avastin(安维汀,通用名:bevacizumab,贝伐珠单抗)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,用于治疗先前没有接受过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性肝细胞癌(HCC)患者。

Tecentriq+Avastin(泰圣奇+安维汀)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批准用于治疗不可切除性HCC的癌症免疫治疗方案,标志着肝癌一线治疗领域的重大突破。来自IMbrave150临床试验的数据显示,在不可切除性HCC患者中,与标准护理药物索拉非尼(sorafenib)相比,Tecentriq+Avastin联合治疗显著延长了总生存期(OS)和无进展生存期(PFS)。

Tecentriq(泰圣奇)和达伯舒®同属于PD-(L)1肿瘤免疫疗法;达攸同®是罗氏原研药Avastin(安维汀)的生物类似药。这也就是说,达伯舒®+达攸同®方案与Tecentriq+Avastin方案具有相同的作用机制。如果获得批准,达伯舒®+达攸同®将为中国的一线肝癌患者群体提供一种新的治疗选择。